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武侠仙侠>剑叩天门>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少年

第三百七十五章 少年

    玄州开元宗,宗门后山的一间石牢内。

    陈太阿抱着手中的鸦九剑,倦缩着身子蹲在石牢的墙角,他仰着头透过石壁上透气小窗户,望着夜空里一轮倒垂在空中的赤月,眼神中满是迷茫跟不安。

    在这短短的一两个月时间里,他几乎看尽了这世间的恶意。

    背叛开元宗的叔父,保护自己而死的兄长,不愿屈服兵解的爷爷,几乎被灭门血洗的陈家守卫跟仆人。

    虽然没有亲眼确认,但从叔父前几日来看他时那冰冷而得意的语气中,他大致上已经猜到了,可能这一家人里只剩下自己了。

    一夜之间,这少年脸上,已经看不到一丝的天真烂漫。

    “如果这是在做梦该多好啊。”

    陈太阿忽然抬起手,朝着那小窗口晃了晃,像是在拨弄那一道道赤色的月华一般。

    而还没等他把手放下来,眼前高高的石墙墙壁忽然出现了一道整齐的裂缝,赤色的月华透过那整齐的裂缝照射进来。

    随后只听“轰”的一声,陈太阿面前的那堵石壁沿着一条笔直地斜切切口滑落下去,整座石牢就这么被切去了一半。

    被关了半个月的陈太阿顿时眼前一片开阔,浓郁而清新的天地灵气瞬间充盈其肺腑。

    同时,一个身形高大的身影提着一柄长剑站立在他身前。

    “爹!”

    看着眼前站立着的这个人,陈太阿原本那没有半点神采的眼瞳瞬间扩大,然后一脸兴奋地想要冲向眼前的男人。

    不过还未跑出两步就“扑通”一声被脚上的锁链绊倒。

    “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男人走上前来,一面摇了摇头一面拍了拍陈太阿身上草屑跟灰尘,随后提剑斩开陈太阿手上跟脚上的锁链。

    “起来!”

    斩断陈太阿双手双脚的镣铐锁链,男人冷喝了一声。

    陈太阿顿时蹭的一声抱着鸦九剑站了起来。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太阿的父亲,原开元宗宗主陈庆之。

    若是在平时,被爹爹这边没有情面的呵斥,陈太阿可能心里还会不舒服许久。

    但今日陈庆之的呵斥声听在他的耳朵里却格外的温暖。

    “我还以为爹爹你也被抓起来了。”

    陈太阿有些欢喜地小声道。

    他天性乐观无邪,即使经受牢狱中这个把月的摧残也没法子完全抹去。

    “唉……”

    看着陈太阿的神色又恢复了往日那纯净无邪的模样,陈太阿那带着些许疲惫的沧桑面容上眉头深深皱起。

    “也好,这样也好。”

    但很快陈庆之眉头舒展,嘴角露出了一抹难得的笑容。

    “来!”

    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完这一句,他忽然转身半蹲在陈太阿面前。

    “我背你出去。”

    他转头看着陈太阿道。

    “嗯!”

    陈太阿笑着点头,然后直接趴在了陈庆之宽阔厚实的背上。

    小时候他最喜欢的就是趴在陈庆之背上,听着父亲有节奏的呼吸声,从家里走到开元宗的剑阁,一边吃着一众师姐带来的吃食,一边看着父亲教导开元宗的一众师兄弟,这么悠闲而惬意地过着一天又一天。

    不过很快陈太阿的回忆,就被陈轻之背上浓重的血腥味,还有远处传来的呼喝叫骂声打断。

    顿时这些日子那许多残忍画面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爹,还是让我下来自己走吧,抓我们的人来了,这样你走不快。”

    陈太阿的语气忽然低沉了下来。

    东隅已逝,在老父亲肩头撒娇的时光不会再有了。

    他看事情的眼光虽然向来单纯,但这些天经历的一切他并非看不明白。

    耳边那原本跟他师出同门,此时却拿着兵刃追捕他们的师兄的谩骂声,他也早已能够听懂。

    “没关系,我还能再背你一路。”

    不过陈庆之的手却像是铁钳一样死死托住他,丝毫也没有将他放下来的意思。

    闻声陈太阿眼眶一热没有说话,只是将头紧紧的贴在陈庆之的背上。

    “太阿啊。”

    陈庆之语气少有地温柔道。

    “嗯。”

    陈太阿埋头应了一声。

    “你莫要怪爹爹我以前老是说你、骂你。你性子一直随你娘亲善良淳厚,没有心急,这原本是一件好事。可你爹爹我自幼便看遍了这十州的肮脏险恶,这世上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永远的好人,永远与世无争的日子。所以我一直都很担心你,怕你这单纯的性子遭人蒙骗受人欺负。我一直不愿让你出门也是因为这个,你要知道,这十州有很多地方是你爹爹我都不敢涉足的。”

    背着陈太阿的陈庆之声音沉稳地说道。

    “你明白么,太阿?”

    他停顿了一下问道。

    “我……”

    “我就知道。”

    陈太阿刚有些犹豫就被陈庆之打断了。

    只听陈庆之笑着道:

    “我原来也以为,这么些年你被我打骂得或多或少性子会改变一些,可是现在看来你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变。”

    “对不起,爹爹。”

    陈太阿满是愧疚地说道。

    “也因如此,开元宗的弑仙剑我没有传你一招一式,这弑仙剑虽只有三剑,但一剑比一剑霸道,不是你这种柔弱性子能够驾驭的,强行修习极有可能让其泯灭本性。”

    陈庆之像是没有听到陈太阿的道歉一般接着道。

    “我知道。”

    陈太阿点了点头。

    弑仙剑的剑谱虽然他早已熟记,但却从未动过修炼的念头,这些年在开元宗修习的也多是吐纳炼气之法,所以纵使他此时已经有了灵人境巅峰的修为,但杀人的术法却一样都没有学过。

    而没等陈庆之接着开口,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还有一阵随着夜风吹来的森冷杀意。

    “逆贼陈庆之在这里,斩其头颅者赏万金!”

    随着一声冷喝,十几米穿着开元宗道服的弟子提着手中的长剑长刀,朝陈太阿跟陈庆之这里冲了过来。

    “是鸣剑堂的岑和硕师兄……”

    听到这个声音,陈太阿的神色先是一怔,继而显得无比失落道。

    “放我下来吧爹爹。”

    他再次要求道。

    不过陈庆之依旧没有放下他只是改用单手托着他。

    随后,他的耳边更是传来了身下陈庆之佩剑琅邪出鞘的摩擦声。

    “其实我错了,儿子。”

    陈庆之全然无视面前提剑朝他扑来那些弟子,继续对陈太阿说道:

    “你没错,儿子,我们为何要去管那些劳什子旁人的目光,为何屈服这些不知所谓的利益纠葛,这世道他黑就是黑,白便是白,善便是善,恶便是恶。”

    “在这个世道,能数十年如一日,无所畏惧地按照自己的意志而活,是多么可贵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的儿子,我陈庆之的儿子陈太阿,非但不是一个软弱之人,反而是一个了不起的人,是一个比他爹爹都要坚强无数倍的人!”

    陈庆之字字铿锵,随着他这一声声咆哮,手中的琅琊化作漫天剑雨,眨眼间那十几道人影化作了一团血污,而陈庆之则依旧单着背着陈太阿继续在血雨中前行。

    不过,等父子俩来到这处峡谷断崖边缘的时候,他们也已经被团团围住了。

    唯一的出口在陈庆之进来的时候已经被封死,他们无处可逃。

    这座石牢还有石牢里的陈太阿,很显然都是引诱陈庆之出现的诱饵。

    这一点陈庆之自然知晓,其实陈太阿也早就猜到了,只不过两人十分默契的没有说破。

    “为父,只能背你到这里了。”

    放下陈太阿,陈庆之笑着拍了拍陈太阿的脑袋。

    “不……”

    陈太阿一愣,然后强忍着眼中的泪水猛地摇头。

    陈庆之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指在陈太阿怀中的鸦九剑上轻轻一点,一道磅礴的真元透过指尖钻入鸦九之中。

    “鸦九,照顾好你的主人。太阿,去青丘找你的娘亲!”

    随着陈庆之这句带着一丝命令口吻的话,只听嘭的一声,陈太阿连同怀中的鸦九一起被弹飞,朝着身后的断崖深谷飞射而出。

    陈庆之笑着朝陈太阿挥了挥手接着道:

    “太阿,既然你不想被这个污浊世道改变,那便用你的剑斩碎这个污浊不堪的世道。”

    说完他慢慢转身,高大身形慢慢举起手中的琅邪,一人一剑迎着面前黑压压的一片人影冲去。

    “太阿,愿你千帆阅尽,归来仍是少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