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武侠仙侠>剑叩天门> 第581章 十一柄飞剑

第581章 十一柄飞剑

    “疥痨。”

    “破山。”

    “纯钧”

    “青蛇。”

    “宵练。”

    “真刚。”

    “独鹿。”

    飞剑一柄接着一柄从赵玄钧的剑匣中飞出,而赵玄钧则面色柔和,像是呼唤自家小孩一般呼唤着这没一柄飞剑的名字。

    直到最后一柄“墨阳”飞出,总共十一柄飞剑如同十一根钉子一般,死死地钉在了水龙卷之上,任凭它四周如何狂风呼啸,依旧是纹丝不动。

    同时控制十一柄飞剑,场内场外此时没人敢再说风凉话了。

    在张无己他们看来,别说对手是这卵正浩,就算是他们,可能面对赵玄钧也无完胜的可能。

    而在祭出十一柄飞剑之后,赵玄钧也没有闲着。

    手捏剑指挥动了一下道:

    “绞碎它。”

    十一柄飞剑齐齐发出一声摄人心魄的剑吟,随后如是一道流光般绕着那巨大的水龙卷漫天飞舞。

    那纵横交错的凌冽剑气,不时切割在静心湖四周白玉围栏上,道道剑痕看得人触目惊心。

    笼罩着整片静心湖宗祠阵法,更是不时地发出一声声沉闷的撞击声,让人不由得担心这阵法是否牢固。

    而空气中灵力碰撞形成的涟漪,一浪接着一浪拍在五云楼那群修者脸上,这些人表面上虽然神色如常,内心深处却是紧张莫名,一个个都开始不动神色的开始运功抵御。

    就在赵玄钧这十一柄飞剑的漫天搅动之下,那水龙卷连半柱香的功夫都没坚持住,随着“轰”的一声爆裂声彻底消散在了静心湖的上空,化作瓢泼大雨倾盆落下,只留下那光秃秃的“先天风云符”依旧悬浮在半空。

    正当赵玄钧想着一鼓作气将其碎成粉末时,还没等他那几柄飞剑刺中它,那符箓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道血痕。

    几乎是在那血痕出现的同一时刻,栖月台上原本脸色平静地看着天空的卵正浩,忽然双目赤红面色狰狞地吐出一口浊血,随后狞笑道:

    “嘿嘿,你剑术的确通神,可你终究还是没能识破我这血煞风雷符!”

    话音落下的同时,静心胡上空的黑云忽然再次凝结,一道如水桶粗细的赤色雷霆,跟无数细小闪电从那黑云中劈落下来,直接劈向赵玄钧那几柄飞剑。

    “云中藏雷?!”

    文华子失声道,身后的张无己等人也是一脸的愕然,心道,论起阴险毒辣,自己这些人还真及不上这些个步步算计的符师。

    “这下胜负难料了。”

    谢玄尘喃喃自语了一句。

    “以先天风云符为伪装,再不惜以弟子本命精血为引,以水化风,以风聚云,以云藏雷,这桑无垠真是好狠的手段啊!”

    而剑佛看着那道雷霆感慨了一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就算是强如赵玄钧也没法化解,只能硬着头皮以十一柄飞剑,正面硬抗这一道雷霆。

    轰的一声巨响之后,整片静心湖的区域,都散发着一股焦糊味道。

    只待那水汽散尽,众人这才终于看清栖月台上的情形。

    不过令他们有些吃惊的是,倒在地上的居然还是桑无垠的三弟子卵正浩。

    赵玄钧虽然脸色苍白,可呼吸依旧平稳,没有半点受伤的样子,十一柄飞剑绕着他周身缓缓飞行,似是依旧在戒备着什么。

    “硬抗一记雷霆,还能毫发无损,这赵玄钧的实力只怕已是入圣境了吧?”

    张无己皱眉道,说实话在来炎州之前,他对自己的实力一直都十分自负,可先是一个以神魂刺杀还险些得手的秋水余孽,现在又来一个能同时驾驭十柄飞剑的赵玄钧,心中不由得有些诧异道:

    “这十州难道又要变天了?”

    “无己兄大概不怎么了解符箓,那赵玄钧可并非毫无未伤。”

    文华子摇了摇头。

    “这血煞风雷符的雷霆,就算不能一击将敌手毙命,只要对手沾染上了这雷霆之力,周身经脉穴位都会被其麻痹,一身实力至少要被封印三四成,而且短时间根本无法痊愈。”

    他接着解释道。

    “按照您的说法,卵正浩这道符根本不是在求胜,完全是为了对付赵玄钧?”

    张无己猛然醒悟道。

    “没错,无垠兄对这丹书会早就胜券在握,唯一担心的,不过是丹书会之后让桑小满他们跑了。”

    文华子道。

    “为求大局的胜负,敢于舍弃小局,佩服,佩服。”

    一旁的谢玄尘咋舌道,来之前他还有些瞧不上桑无垠,毕竟被桑不乱压了这么多年,而现在这丹书会看下来,这桑无垠还真不是简单的易于之辈。

    而在剑佛这一边,几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唯独张帘儿跟许悠悠照样吃着喝着。

    “这赵玄钧还是太耿直了些,刚刚那一击不该接的。”

    黄龙这人叹了口气。

    “不接他就是不是赵玄钧的,而且谁能想到这桑无垠会拿自己弟子的性命做赌注。”

    剑佛摇头苦笑。

    再说栖月台这边,桑小满跟桑无垠他们已经走了过来。

    那桑无垠的大弟子跟二弟子扶起了卵正浩,而桑小满则一脸担忧地看向赵玄钧。

    “是我大意了。”

    赵玄钧对着桑小满苦笑了一下。

    “不,怪物事先没想周全。”

    桑小满摇头。

    “表哥,下一局你还是别上了。”

    她接着看向赵玄钧道。

    “不过被封印了几处经脉穴道罢了,下一局我小心些就是了。”

    赵玄钧坚持要接着上。

    “他们找准了表哥你只能依靠剑术强行拆符的弱点,下一局他们肯定还会继续用这种方法对付你,到时候就算赢不了你,也能继续消耗你的真元折损你的实力,这么一来就算这丹书会我们赢了,他们翻脸不认账我们也别无他法。”

    桑小满眉头紧锁道。

    “我们必须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丹书会可以输,但天字一脉的族人得活!”

    看赵玄钧还在犹豫,她十分坚定地又补充了一句。

    “好吧……”

    沉吟了片刻之后,赵玄钧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应允了。

    “上一句是赵公子赢了,下一局可由他继续应战。”

    宗祠内的无名老者这时候也走了过来。

    “不,我们换人。”

    桑小满摇头,随后看了眼一旁的斋融。

    “这一局我来吧。”

    斋融随即点了点头站了出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