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武侠仙侠>剑叩天门> 第626章仙失仁德,佛丧慈悲

第626章仙失仁德,佛丧慈悲

    只不过这一次,桑小满身前的符网只是微微一颤,便生生地扛住了百余道风雷炮的轰击。

    更加诡异的是,在那风雷炮与符网僵持之际,一道道紫电像是触手般从符网中伸出,疯狂地撕扯吞噬着风雷炮释放的灵力。

    因而这一轮风雷炮下来,桑小满的符网非但没有黯淡半分,反而更加壮大了,游离其中上的那一道道紫电,隐隐开始显现雷霆之威。

    紧接着文华子的第四轮风雷炮又是如期而至。

    在填充了足够的灵石之后,风雷炮的攻击除非耗尽灵石的灵力否则不会停下来,就连天空中的这些云船也没办法挪动。

    而这一次,在百余道光柱轰然落下之后,桑小满身前的符网,更是连晃都没有晃一下,稳如磐石般横亘在宗祠的上空。

    那诡异的紫电犹如吐着信子的毒蛇,在光柱落下的瞬间便缠了上去,贪婪地吞噬者风雷炮的灵力。

    毫无疑问,桑小满的符网再一次壮大。

    一直都很自信的文华子,这时候也慌了神。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什么东西能够这么轻易的抵住风雷炮的轰击,这百余们风雷炮齐射,就算是圣人境修者也只能退走,根本没办法力敌,要知道这可是仙盟无往不利的杀伐利器啊。

    “这符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他一脸不解地看向桑无垠。

    作为桑家最强的符师之一,别人看不出来他怎么能看不出来这是什么东西?

    其实他在风雷炮第二轮轰击是,就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只是心里一直不想承认,待到看到桑小满神魂三寂境,便彻底的心如死灰了,就算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应该是天字脉不传之秘,桑家八品符。”

    犹豫了一下,桑无垠最终还是开口道。

    “八品符,这世上的符,最高不是只有七品吗?”

    文华子一脸惊愕。

    “这是只有桑家才知道秘密。”

    桑无垠面色惨然。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文华子顿时慌了。

    还没等桑无垠应答,第五轮风雷炮再次落下。

    这一次仍旧没能伤到哪符网分毫。

    反倒是那符网上的紫色电光越发的粗大起来,那带着毁灭气息的雷霆之力,也随之越来越厚重。

    待到那一道道紫电,将这一轮风雷炮的能力全部吞噬殆尽,一直素手指天的桑小满,忽然双掌手心向前双掌重叠,一面猛地朝前猛地一推,一面双目冷峻地清喝了一声。

    随着这一声清喝,她强大的神魂之力,再次倾巢而出,一道道紫电开始在她符网的上方再次勾勒出一个个符文,这些符文没有之前那么密集,但是每一个都很大,而且一个个零零散散地分布在符网的各个方位,有的符文甚至一个在云鲸城的城东,一个在城西。

    而这些相隔很远的符文,最后都被那一道道紫电连接起来,在符网的上空,形成一个全新的巨大云图案。

    一道云形成之后,在这道云的上方,另一道云立刻再次生成。

    不过顷刻间,这由那诡异的符文组成的巨大云,便已经在符网的上方叠出了九层。

    只是每一层都要比下面一层小上一圈,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圆形宝塔的塔顶一般。

    几乎是在这座“符塔”出现的同一时刻,文华子第六轮风雷炮落下。

    这一次,那风雷炮彻底的沦为了这座“符塔”的养料。

    上百道自云船上射落威力骇人的光柱,顷刻间便被这座“符塔”吞噬得一干二净,甚至没来得及激荡起一丝的灵力涟漪。

    而完全吸收了这些风雷炮的灵力之后,这座符塔上的云开始转动起来,层层叠叠的就像是九块巨大的磨盘,而它们每转动一层,整个符塔就要亮上一分。

    待到九层云都转动了一圈,符塔的中心忽然生出一道形如长矛的紫色电芒。

    等那九层云再转动一周,这道紫色电芒也会跟着粗壮一分。

    “没错了,这就是桑家祖符,八品云伐天刃!”

    看着这道凝成了实质物般的紫色电芒,一名年迈的桑家符师惊呼出声。

    “伐天刃,这真的是桑家伐天刃。”

    “多三百年?三千年?我族伐天刃自与佛国一战后再没出现过!”

    桑家那些年迈的桑家符师,看着头顶那座巨大的符塔,忽然齐齐拜倒了下来。

    在仙府对于强者,无论是修者还是符师都有着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如果说俗世的图腾是神佛灵物,那仙府的图腾便是货真价实的强者。

    ……

    “这伐天刃就没破解之法吗?”

    第六轮风雷炮攻击无用后,文华子的脸色彻底变得煞白,一时间竟然没了主意。

    “有。”桑无垠苦笑道:“另外一道八品云补天盾。”

    看文华子依旧一脸疑惑,他叹了口气解释道:

    “桑家祖上为了对付强敌,曾举全族之力,花费千年时间,以三千六百四十八道七品独一无二的云为基,创出了两道空前绝后的两道强大符,我们称其为桑家祖符,也就是这八品符,这其中有一道就是你看到的伐天刃,另外一道则是补天盾,两符恰好相生相克。”

    “可为什么以前都没听说过?”

    文华子不解。

    “祖符一来是天字一脉不传之秘,二来复杂程度原本不是寻常符能够相提并论的,光是符文就有两万六千七百四十二个,要知道一个大符师所习得的符文也不过几百,所以就算是天字脉这几千年来也没人习得过。”

    桑无垠苦笑道。

    其实有一点他还没说,而这一点也正是让他此刻心灰意冷的地方。

    根据桑家祖籍记载,这两道八品符从创立至今,都由是桑家符师共同完成的,最多一次为了甚至动用了上百名桑家绝顶的符师,最后才勉强完成,也是这次之后桑家祖符再也没有出现过。

    可是今天桑小满居然以一己之力,便完成了这道伐天刃,这一点可是连桑家祖先都没做到。

    所以就算他得到了这两枚符的绘制之法,也没办法做到像桑小满这样,桑无垠终于意识到,他与桑小满之间的差距,已经近乎于天与地的距离。

    这才是让他真正感到绝望的地方。

    双掌托天的桑小满利于残垣之上的桑小满,忽然神色如九天仙子神圣不可亵渎地朗声吟诵道:

    “我桑氏子孙谨记,仙失仁德,佛丧慈悲,魍魉横行……”

    只是她才念了一句,宗祠内站着的那些年迈修者便一个个神态肃穆地站直了腰板跟着齐声诵念了起来:

    “乱世将至,我道以符伐仙佛,守山门,还日月以晴明,守苍生之太平,此我族之宿命,虽万万死不可辞……”

    有些被桑家人遗忘了许久的东西,就像这桑家的祖训一样,终于被一部分人记起来。

    炎州桑家从来就跟十州仙门的其他势力不一样,他们是一群走投无路的流民组成的势力,没有高贵的血统,没有家族的传承,每一道符都是无数人夜以继日的心血,是一个真正由普通平民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宗门。

    而在这吟诵声中,最后一轮风雷炮落下。

    而那符塔之中孕育的巨大紫电长矛几乎是在同时破空而出,那撕裂空气爆发出的“怒吼”声,像极了无数人的齐声呐喊。

    最终这一杆紫电长矛贯穿了云船船队的结界,道道紫电将离得最近,没来得及撤离的几十艘云船直接被撕成了粉碎,云船的碎片如同纸屑一般飘洒在云鲸城的上空。

    不过也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比如桑无垠。

    早在伐天刃射出时,他已经跟桑无垠逃到了宗祠外。

    “打开小天诛阵吧。”

    他跟桑无垠站在一艘逃离出来的云船船头,遥看着宗祠内站着的桑小满,目光冰冷地道。

    “你不要桑家的祖符了?”

    一旁的文华子问道。

    “就当桑家从来都没有这个东西吧。”

    桑无垠语气阴冷。

    在见了桑小满以一人之力画出祖符的能力之后,他知道无论自己如何都做不到这一步,在他看来,既然自己做不到,这十州就不需要有人能做到了。

    “也好,想来我穷尽此生,剑术也到不了那秋水余孽的境界,可如果他消失了,我便还是这十州第一剑修。”

    桑无垠也是点点头。

    面对一座比自己要高的山,有的人选择努力让自己变得更高,有的人则会选择让那座更高的山消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