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武侠仙侠>剑叩天门> 第652章 李云生对许悠悠

第652章 李云生对许悠悠

    “你以前在秋水不是下棋赢过我吗,我今天请我亲爱的悠悠妹妹帮我一雪前耻,你就等着被杀得片甲不留吧。”

    敖解忧搂着许悠悠一脸挑衅道。

    李云生闻言恍然大悟,他还以为自己那个“李白”的身份被这敖解忧识破了。

    不过仔细想想,他发现自己好像也已经没什么必要隐藏这个身份了,于是笑着道:

    “悠悠棋下得如何?”

    对于这个自己没怎么教过的徒弟,李云生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

    “下,下得不好。”

    许悠悠低着头道。

    她说下得不好倒不是因为谦虚,而是当真觉得自己下得还不够好。

    “悠悠你跟他谦虚什么?”

    敖解忧却是一把接过话来,脸上依旧带着几分醉意的她一脸“嚣张”道:

    “我们悠悠妹妹可是今年烂柯榜上的三甲,棋下得比你好多了。”

    听到许悠悠的棋艺居然已经到了烂柯榜前三的地步,李云生也有些吃惊,当然也更加惭愧了,只觉得自己这个师父当得太过不称职了些。

    “解忧姐姐这么看好悠悠妹妹,我们不如来赌一局如何?”

    桑小满冲李云生眨了眨眼睛,然后才看向敖解忧道。

    对于李云生的棋力,在场的没有谁比桑小满更清楚。

    “赌什么?”

    敖解忧皱眉道。

    “就赌一小瓶龙血吧,若是悠悠妹妹输了,姐姐你就得帮我把这小瓶子装满。”

    桑小满拿出一只小瓷瓶放在桌上。

    符师需要龙血作为符墨,所以桑小满用这个做赌注敖解忧也并不觉得意外。

    “那若是我悠悠妹妹赢了呢,你能拿什么给我?”

    敖解忧问道。

    “一坛白云酿!”

    “成交!”

    桑小满话才刚出口,敖解忧身后的敖广便立刻答应了下来。

    “你这个老家伙,一坛白云酿就把女儿卖了?”

    敖解忧一脸震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

    “你不是还没输吗?而且抽你一点血又没要你性命,什么卖不卖的,你放心,要我卖了你,至少要十坛白云酿。”

    敖广先是皱眉,继而十分严肃地用两根食指比了个“十”字。

    其实龙族对贩卖龙血这种事情是很反感的,敖广今天之所以如此大度,一来是因为李云生那坛白云酿,二来则是清楚李云生跟桑小满的心性,对于龙族有意结交之人,他们是不会吝啬几滴龙血的。

    “呸,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敖解忧佯怒道。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刚刚还有些冷清的气氛,瞬间再次活络了起来。

    而敖解忧说完,又气鼓鼓地转头看向桑小满道:

    “行吧,我们就赌这一局吧,不过到时候那坛白云酿请给我,别给那头心肠黑掉的老龙。”

    说着她瞪了敖广一眼。

    “你这般小气,也不知道是像谁。”

    敖广喝了口酒叹了口气然后摇头道。

    平日里在人前一脸威严正气的龙皇,其实私底下也是个爱美酒爱说笑的老头。

    而因为有了这个彩头,原本对这事并不怎么感兴趣的龙皇,此时也来了兴致,拿着自己的酒壶就凑到了敖解忧的身边。

    “去去去,别坐我边上,去跟许前辈坐去。”

    敖解忧顿时一脸嫌弃。

    “怎么跟你爹说话呢。”

    敖广哪里管那么多直接接一屁股坐下,将敖解忧从许悠悠旁边挤开,也没有办法只得偏过头去不看他。

    剑佛就自不必说了,对自己这个小孙女的棋艺,向来便令他十分自傲。

    “没想到云生小友也通晓这对弈之道,还望不吝赐教,指点我这孙女一二。”

    许慎也凑了过来,他直接坐在了许悠悠的另一侧。

    “许兄,你平日里尽是夸赞你这孙女,今天怎么倒是谦虚起来了?”

    敖广握着个酒葫芦在一旁调侃道。

    不过他这话说的也不假,两人每次聊着聊着,许慎就会把话题引到他孙女身上。

    像是最近又胜了那位棋道高手啦,烂柯榜又上升了几位之类的这些话,敖广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今日找到机会当然不吐不快。

    “敖兄说笑了,我家悠悠也不过才今年登上烂柯榜第三,也不过比你龙族那孙儿高出十几名罢了。”

    他一句话就把敖广给噎了回去。

    见许悠悠那边坐满了,东方璃便做到了李云生的边上。

    三人容貌皆是不俗,看起来格外地赏心悦目。

    “年轻人就应该跟年轻人坐一块。”

    坐在三人对面的敖解忧一看,毫不犹豫地起身坐到了这一侧。

    于是那一方便只剩下两个身形高大的老头,瘦小纤弱的许悠悠端端正正地坐在两人中间,对比异常强烈。

    “你不是押悠悠胜的吗,怎么坐到对手那边去了。”

    敖广皱眉。

    “这不重要。”

    敖解忧头一歪冷哼了一声。

    “我,我,我也没关系的,快,快些下棋吧。”

    许悠悠赶忙摆手。

    “还是我们悠悠乖巧懂事。”

    敖解忧笑了笑,随后就见她手一挥,将桌上碗筷尽数收走,只留下焕然一新的桌面。

    “我只带了两副棋子,没,没带棋盘。”

    许悠悠怯生生地拿出两只棋盒。

    “没关系,有棋子就够了。”

    李云生淡淡一笑。

    随后就只见他伸出食指在那杉木桌面一点,一道道细密的剑气由他指尖溢出,眨眼间桌面上便出现了一张纵横交错的棋网,而他指尖所点的位置恰好正是天元。

    “云生小兄弟好手段,能将剑气随心所欲控制到如此地步,老朽佩服。”

    敖广第一个赞叹道。

    在这张木桌上刻下一张棋盘,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做到,但如笔走龙蛇般游刃有余地控制着自己的剑气画出这张棋盘,这世上恐怕没几个人能做到的,所谓以小见大大抵便是如此。

    而见到棋盘有了,许悠悠则暗自松了口气,随后抱着两个大棋盒道:

    “云生哥哥,你来执黑吧。”

    让李云生执黑,这并非许悠悠自大,而是烂柯榜前三的棋手约定俗成的规矩。

    “多谢悠悠妹妹,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云生也没有谦让,直接将那盒黑棋拿了过来。

    “那我先落子了……。”

    只是他才刚从棋盒中捏出一粒黑棋,一抬头,一股凶悍的杀意便扑面而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