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武侠仙侠>剑叩天门> 第728章 借山之势

第728章 借山之势

    “居然还是一件能够借天地之势的灵宝,不过所托非人,发挥不了完整的威力。”

    李云生看了看了眼那支箭矢,再看了眼挽弓的拓跋涛,随后将那个箭矢随手扔在了地上。

    在经过龙皇源血淬炼之后,他现在这具身体,也就比龙族真身要差一些了,这一道箭矢想要伤他,还差了些。

    “对了,借势确实是个不错的手段。”

    但话说回来,这支借了几分天地之势的一箭,却是点醒了李云生。

    他也不去管头顶那不停朝下压来的巨鼎,而是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剑柄,蓄而不发。

    隐约之中,这昆仑山先天大阵之中的山势,开始朝李云生身后汇聚。

    比起以前借天之势,此刻借山之势对李云生来说,就要简单得多。

    随着山势一点点点转化做李云生剑势,一股无形的压迫感笼罩在这条山路的上空。

    那对本就一脸愕然的父子,此刻更是无比骇然:

    “快,再来一箭!”

    慕容松赶紧催促道。

    一旁的慕容涛则立马搭弓拉弦,随着“砰”地一声,又是一支箭矢射出。

    可这一次,那支箭矢还未靠近李云生,就被一股无形重力压得箭尖向下一沉,插到了石缝之中。

    于此同时,李云生手中的长剑,也在“铮”地一声轻吟中,被缓缓拔出鞘来。

    随着明亮的剑身一点点被拔出鞘,原本汇聚于李云生身后的剑势,开始一点点地朝着面前的慕容氏父子压下,与昆仑山的山势不同,李云生的剑势之中还带着对神魂的压迫感,神魂稍弱的修者,很可能直接在这股压迫力之下,精神崩溃。

    秋水剑诀,蓄势越久威力越大,但因为耗费真元过巨,蓄势时间过长,李云生平常很少这么用,今天正好慕容氏这对父子,并不近身与他对敌,让他有时间蓄势,再加上这一路上来,感受着这昆仑山先天大阵中的山势有所感悟,所以就想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够调动这昆仑山山势为己用。

    “爷爷!爹!”

    这慕容氏父子身后的慕容枫,显然神魂要比他们强上不少,在两人还在愣神之际,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快到我身后来!”

    他大喊了一声,果断放弃身后封印到一半的瀑布,手捧九莲灯挡在两人面前。

    这九莲灯也的确玄妙,有了它的护持,居然在李云生剑势之下,撑开了一片小天地,慕容松跟慕容涛这才猛然惊醒。

    但李云生的剑也在此时,完全出鞘了。

    携着庞大剑势倾泻而下的剑影,犹如一道清冽的秋水奔腾而起,冲向慕容枫几人。

    而那慕容枫在这危机关头,同样爆发出巨大潜力,九莲灯上,九朵莲花齐齐盛放,随着他一阵吟诵,身后那巨大瀑布被一股无形力量引动,凭空转向冲向李云生。

    剑光与瀑布交汇在一处,震得整座山岳一阵颤动。

    可那九莲灯只与李云生这一剑僵持了一刹,九朵莲花就因慕容枫后继乏力齐齐闭合。

    随即剑光长驱直入,将那飞落而下的瀑布,轰得倒飞而起,在那山路之上形成了一座拱桥。

    慕容枫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他从未想象过,剑修的实力居然能强横到此种地步。

    而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身陨于此之时,却见他父亲跟爷爷,不知何时拦在他身前,帮他挡住了这一剑。

    “跟在我们身后逃!”

    慕容松面孔决然地说出这句话,随后两人一人拉住慕容枫的一只手,朝着李云生三人正面冲去。

    “兵解!”

    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在李云生面前兵解。

    与此同时,将慕容枫高高抛起,抛向李云生的身后。

    “跑!”

    “下山!”

    说完这句话,两人的身形消散,化作一股无形而纯粹的力量组成的虚影,扑向李云生。

    如果是普通入圣境修者,面对两位同时兵解的高阶修者,很可能要当场殒命。

    但李云生神魂何其强大,面对这两道纯粹的神魂之力所化的虚影,他只是抬手一握,外放的神魂之力直接将两道虚影碾碎。

    “还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往山下逃,而不是往山上逃。”

    东方璃望了眼身后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的慕容枫道。

    很显然,如此慕容枫往山上逃,李云生要山上,肯定是会追过去的。

    “追吗?”

    东方璃问。

    “算了。”

    李云生摇了摇头,然后朝眼前的瀑布走去。

    “现在放了他,他日后肯定是要想你寻仇的。”

    东方璃边跟上李云生的脚步边道。

    “我仇人这么多,也不差他这一个。”

    李云生十分淡然地笑了笑。

    那原本被李云生剑势挑起的瀑布,此时重新向山下冲刷而去。

    已经清楚,可以利用借用山势,将这瀑布“挑起”,李云生也就没再犹豫,直接蓄势拔剑一挑,便将那瀑布像帘幕一般撩起,三人乘着这个空档,从那被挑起的瀑布下飞身而过。

    ……

    昆仑城告示广场。

    一群人正目瞪口呆地望着影壁上出现的那行字。

    ——“苍云宗胜慕容世家。”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

    “苍云宗怎么胜得了慕容世家,仙盟肯定是搞错了。”

    一群人重金押了苍云宗的人,此时纷纷气得直跳脚。

    但他们心里其实很清楚,仙盟搞错的几率非常低,因为这墙上的信息,都是每一个守山官亲自核验的。

    “再等等,马上伤亡情况就会公布出来,到时候就清楚,仙盟到底有没有搞错了。”

    有修者提醒道。

    虽然从第二层金顶之后,就无法用月影石,但仙府发放的通行令牌,是可以感应到每个修者生死的,只要搞清楚了这点,就能知道仙盟到底有没有弄错。

    很快苍云宗与慕容世家那一行字的后面,开始出现具体的伤亡数字:

    “慕容世家,慕容松生、慕容涛死、慕容死……”

    “苍云宗,全部生还。”

    看到这结果,众人都沉默了。

    慕容世家七死一伤,苍云宗无一伤亡,这结果简直比先前的胜负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而一旁苍云宗的弟子,此时在心中长长地出了口恶气,一个个早已兴奋得跳了起来,开始跑去向赌坊要赌金。

    就在一众人还沉浸在,苍云宗战胜慕容世家的不可思议之中时,影壁中,又有两场比试的结果也出现了。

    ——拓跋世家胜太初阁。

    ——拓跋世界胜八岐岛西门夫妇。

    ……

    昆仑山南一十一路。

    拓跋骁跟拓拔烨父子,一脸心悸地看了眼萧澈的背影,然后再转头看了眼那被钉死在崖壁上的千仞崖崖主,以及地上那断做两截的虑虒尺,父子二人,目光惊悚地对视了一眼。

    与千仞崖这一战是他们胜了,可是萧澈的剑法再一次摧毁了两人对剑修的认知。

    他们无法想象,这世上会有人的剑,能快得过能缩地成寸的虑虒尺。

    千仞崖的崖主临死时,那无力的绝望,在他们脑海中久久回荡。

    “怎么不走了?”

    萧澈有些奇怪地转过头看向这对父子。

    “哦,哦,我们来了,来了!”

    拓拔烨赶紧回答道。

    一想到面前这个人是友非敌,两人心头的惊惧,顿时不由得消减了几分。

    ……

    昆仑山西面三十七路。

    此时拓跋罂的心情,跟她爹爹跟弟弟差不多。

    自从得知,她们会与西门夫妇一路之后,她便开始绞尽脑汁地谋划,如果应对这对夫妇的联手。

    她很早就知道,这对夫妇有一门双修秘术,极其厉害,两人联手之下,就算是他爹爹拓跋骁,恐怕在她们夫妇手上也讨不到好处。

    谁知,陈太阿上去两刀,这对夫妇便身首异处了。

    “你手上这魑魅妖刀,是从哪里弄来的?”

    拓跋罂依旧有些心惊地问道。

    “从白虎侯手上抢的。”

    陈太阿老实道,对拓跋罂他还是能信任的。

    “怎么抢的?”

    拓跋罂问了个很傻的问题。

    “自然是杀了他然后抢的。”

    陈太阿道。

    “……”

    拓跋罂扶额。

    “你这刀上山之后别用了,这里是仙盟的地盘,你杀了他们白虎侯,他们肯定跟你没完。”

    她接着叮嘱陈太阿道。

    “姐姐放心,有仙盟的人在的地方,我肯定不会用,刚刚只是不想为了这两个小鬼,脏了鸦九。”

    陈太阿爽朗一笑道。

    他是属于外表大大咧咧内心极其细腻的那种人,做事并不是没有考虑后果。

    “知道就好!”

    拓跋罂撇了撇嘴道。

    “那罂罂姐,我们赶快上去吧,第三层的人已经少了很多,我想看看能不能遇上我大哥。”

    陈太阿一面步履似风地向上走着,一面回头看了眼拓跋罂。

    “大,大哥?……哦,好。”

    拓跋罂先是一愣,乍一听道“大哥”这个词,一时没反应过来。

    “但愿别这么早遇上。”

    一想到陈太阿这位大哥的身份,拓跋罂又开始头疼了起来,这件事情目前她还没敢告诉她爹拓跋骁。

    不过越是这么想着,她心理便越发地不安了起来,心口莫名地开始狂跳。

    “别不是要出什么事情吧?”

    她摸了摸自己狂跳的心口,随后赶紧跟上陈太阿的脚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