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武侠仙侠>剑叩天门> 第755章 刀域与剑阵

第755章 刀域与剑阵

    “魔剑经的心法与断水剑,相辅相成,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断水剑的速度,的确是绝配。但你若就此认为,你的剑便是这十州最快,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冥刀王接着冷笑了一声道。

    说着将手放在了腰间一柄长刀的刀柄上。

    他的这柄刀,是一柄环首横刀,刀身狭窄笔直,长却至少有六尺。刀柄极长,就算是双手持握也绰绰有余,剑身藏于乌木剑鞘之中。可即便如此悠悠寒意,还是不时透过剑鞘渗透出来。

    萧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手轻轻地打在断水剑的剑柄上。

    冥刀王见势,目光也跟着一沉,一面踱步,一面做出随时拔剑的姿态望着萧澈。

    两人之间此时的距离,大概有十余丈,二三十米远。

    但以他们的速度,十丈杀一人绰绰有余。

    差不多就在,两人吐出第三口浊气的同一时刻,萧澈的剑与冥刀王的刀出鞘了。

    随着“锵”地一声刀剑出鞘的声音响起,冥刀王那长得离谱的横刀,化作一道新月状的流光,朝着萧澈一刀横切而去。

    萧澈的剑化作一道笔直的流光,如同离弦的箭矢般,笔直地朝着冥刀王的胸口刺去。

    这一刀一剑随即相撞,道道气浪从鹿台之上翻滚而起。

    不过两人手中的刀剑却并没有停下来,只是因为二人出刀出剑速度,都快得有些离谱,一时间场上只看到,一道剑影跟一道刀光不时碰撞在一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但地面不时碎裂的青石板,刀剑以极快速度划破空气发出的爆鸣,以及空气因为真元灵力碰撞散发出来焦糊味,都在宣告着这场比试的凶险。

    “砰!”

    随着又一道刀剑相击的碰撞声响起,两人一直焦灼的身影终于分开。

    虽然只过去几息的时间,但两人出手却足有千次。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跟上我冥刀的速度。”

    冥刀王面色阴沉地看向萧澈。

    “跟上你的速度?”

    萧澈面带疑惑地抬头看向冥刀王。

    “你是不是搞错了?”

    他皱眉道。

    “什么搞错……”

    冥刀王同样皱起了眉,只是他“错”字才一出口,就见到一抹有些模糊的亮光,如同飞落的柳絮一般朝自己飘来,当他努力地想要看清这是何物时,萧澈冰冷的剑尖已经刺破了他咽喉的第一层皮肤。

    死亡的威胁,催动了他求生的本能。

    没等萧澈的剑完全贯穿他的咽喉,他整个人便已经化作一团黑雾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萧澈左侧百余丈外的位置,全身上下都被黑雾笼罩着,一脸警惕地地死死盯着萧澈。

    “从刚刚开始,一直都是我在迁就你的速度,我原以为你还能更快的,没想到这居然就是你最快的速度。”

    萧澈淡淡地转过头去,面无表情地看向冥刀王,语气颇为失望地道。

    冥刀王闻言,险些气得两眼一黑,他彻头彻尾地被羞辱了一回。

    不得不说,这不经意间的冷言冷语,是萧澈除了那一手快剑之外的第二天赋。

    “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

    冥刀王努力地平复了心绪,随后望着萧澈咬牙切齿地道。

    话音方落,他像是解开了身体的某种禁制一般,全身上下都被一层怨力所化的黑气包裹,就连手中的横刀刀身,也开始散发着这股黑气。

    萧澈这些年,没少跟仙盟的怨奴打交道,一看就知道这冥刀王是解开了身上怨力封印。

    很显然,仙盟的三王,也是被仙盟用怨力培育出来的怪物。

    “来试试我的无刀境。”

    冥刀王双手持握着横刀长长的刀柄,刀锋直指萧澈。

    话音方落,手中横刀刀锋,便已经诡异地出现在萧澈头顶滑落,锋利的刀刃直斩他的脖颈。

    尽管这一剑来的突然,来的诡异,但萧澈的反应速度同样很快。

    几乎是本能地断水剑横握,剑锋迎着这横刀刀锋一扫,一剑直接将其震开。

    但下一秒,那带着丝丝黑气的血亮刀锋,忽然再次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萧澈面前,这次横刀直斩他的胸口,这一次由于距离太短,萧澈手中断水剑回撤已是来不及,只能选择避让。

    他步伐极快,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已经出现在了距离刚刚位置百米的地方。

    只是还没等他喘上一口气,冥刀王那横刀,又一次出现了。

    这次它避开了萧澈的视线,朝他后背劈去。

    若不是修炼魔剑经,令他直觉敏锐远超常人,这一刀很可能划开他的后心。

    接下来,无论萧澈如何躲闪,如何格挡,如何反击,只一刹的时间,冥刀那柄横刀,都会再次斩向他。

    这一刀好似无视了距离,无视了空间一般,诡异非常。

    “无刀境?莫非这跟剑修的剑域一样,是那冥刀王修炼的一种领域?”

    再一次挡下冥刀王一刀之后,萧澈终于找到了一丝头绪。

    ……

    相比萧澈跟冥刀王这一侧,陈太阿跟北玄王那边的场景就要简单粗暴许多。

    同样是几息的时间,两人不过站了一两个来回,满场的青石板地面,以及四周的围栏都被两人轰碎了大半,全然一副天灾降临的景象。

    不过虽然只是交手了一两个来回,但两方对彼此实力也都有了个粗略的了解,再加上相互间也都没讨到什么好处,便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北玄王将手中玄铁巨剑在地上猛地一插,引得地面猛地一阵震颤。

    “你是人还是妖?”

    他皱眉道。

    这一轮交手下来,北玄王发现陈太阿无论是气血还是力道,都毫不逊色于他,这不可能是人类修者应该拥有的身体。

    陈太阿的妖皇血脉,只要他不主动显露出来,就算是三王之一的北玄王,也无法察觉。

    “我是人,也是妖!”

    陈太阿也不避讳自己妖族的身份,将那妖刀魑魅抱在怀中,目光不卑不亢地看向北玄王道。

    不过这话刚说完,立刻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马上又补充了一句道:

    “别废话了,要打就快些。”

    北玄王皱眉,然后冷笑道:

    “原来是个人妖混血的杂种,难怪有这一身蛮力。”

    “嘴巴放干净些。”

    听到“杂种”两个字,陈太阿的脸瞬间变冷。

    “怎么?被说到痛处,生气了?”

    北玄王依旧一脸轻蔑地冷笑道。

    陈太阿闻言没再废话,冷冷地看了那北玄王一眼,双脚猛地在地上一蹬,“嘭”地一声高高跃起,手中妖刀魑魅被猛灌了一口真元,刀身骤然膨~胀,带着一阵凶兽的咆哮声,朝那北玄王劈落。

    北玄王见状嘴角勾起,暗道:“果然混血杂种都是些空有蛮力没什么头脑的家伙,随便一激,便失控了。”

    想到这里,他猛地提起手中的玄铁巨剑,朝那妖刀魑魅迎了上去。

    两柄重逾千斤的巨刃碰撞在一起,再一次引得鹿台一阵震颤。

    而北玄王虽然挡住了这一刀,可身形还是被砍得,止不住地倒飞而出。

    “这混血小杂种,力气还真大得恐怖。”

    看了眼自己被震得开裂的掌心,北玄王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不急,先让你撒撒泼。”

    马上他又嘴角勾起。

    说着,他便将手中这柄玄铁巨剑,连同剑柄一起深深地插~进地面。

    迅速地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又神不知鬼不觉地,从黑袍大袖中拿出一柄一模一样的的玄铁重剑,随后提着剑便拔足狂奔,躲避着又是一刀砍来的陈太阿。

    很快,他再一次挡下陈太阿愤怒的一刀,然后如法炮制地,将手中玄铁巨剑插~进广场的地面。

    “这妖刀魑魅,怎么在他手上这般听话,不是说用多了会反噬宿主的吗,怎这小杂种还是这般的生龙活虎?”

    他做完这一切之后,远远看了眼那正提刀追上来的陈太阿,在心里埋怨了一句。

    不过他现在也没时间细想,再一次从袖中抽~出一柄玄铁重剑,开始一边继续躲避着陈太阿,一边寻找着时机。

    直到他一口气将七柄一模一样的玄铁重剑,神不知鬼觉地插~进地面,在场内围成一道半径大约百米的圆时,这才停下脚步。

    也就在他停下脚步的瞬间,一团影子出现在他头顶。

    只见那陈太阿,双手握着魑魅妖刀,朝北玄王迎头劈下。

    北玄王这次不躲不闪,双脚猛地在地上一蹬,提起手中的玄铁重剑,迎着那魑魅妖刀一剑斩出。

    “砰”地一声巨响,北玄王手中的玄铁重剑,直接被妖刀魑魅劈成两截。

    北玄王则双手齐齐折断,身形笔直地砸落地面。

    “这该死的狗杂种,力气怎地还在提升,这妖刀也是,怎么威力还能提高。”

    北玄王吐出嘴中的一口浊血怒骂了一句。

    陈太阿跟妖刀魑魅力量的陡然提升,打了他个措手不及,险些直接栽在了陈太阿手上。

    不过他这么骂了一句之后,也不管自己那对已经被折断的双臂,马上奋力爬起,脚步如风地朝着外围跑去。

    一直到他走出那玄铁重剑围成的那个圆形区域时,他才停下脚步。

    “狗杂种,你的死期到了!”

    他看了一眼被自己引入在那圆形区域中心的陈太阿,随后嘴角勾起。

    说完,他一边再次拿出一柄玄铁重剑,一边念诵口诀。

    随着他这口诀吟诵之声响起,那被他埋在泥土中的七柄玄铁重剑齐齐低吟,一道土黄色的光晕,如同套环一般从天而降。

    恰在此时,陈太阿提着手中的妖刀魑魅一步跃起,再次试图一道斩向北玄王。

    可他才不过跃起一两丈高,便被那土黄色圆形光晕重重地拍落地面,等他试图爬起来时,却发现一股无形的重力死死地将他压住,这无形重力笔直原来那山道之上的重力,还要强上十倍。

    “别挣扎了,我厚土剑阵,借了昆仑山完整的先天大阵之力,再以土行之力运化,你逃不了的。”

    北玄王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脸上恢复了一开始的倨傲。

    白鹿王跟冥刀王喜欢用修为术法碾压对手,但他北玄王不一样,他做事只看着结果,至于过程,那不重要。

    所以无论对手修为几何,是何身份,只要能够以最稳妥,最简单,最不费力的方式取胜,他可以不择手段,可以忍辱负重,就像现在对陈太阿这样。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