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武侠仙侠>剑叩天门> 第759章 非人非妖,非神非魔

第759章 非人非妖,非神非魔

    而就在这生死关头,那妖刀魑魅,不管不顾地一口气吞下了陈太阿五成气血。

    瞬间,上古凶兽梼杌独有的狂暴气息席卷鹿台。

    “第二刀!”

    感受到妖刀暴涨的妖力之后,陈太阿下~身一沉,双脚稳稳地踏着地面,双手同时妖刀刀柄,再次将那如凶兽獠牙般的妖刀劈出。

    旋即,妖刀刀锋与玄铁重剑剑锋相撞,两股巨大的力量碰撞之下,掀起了一阵巨大的灵力波纹。

    而陈太阿先是被北玄王玄铁巨剑上的力量,压得连同身下站立的地面一起,猛地一沉。

    也就在这时候,一丝太古凶兽独有的荒古妖力从妖刀刀锋之中涌~出,这股力量同样传入了陈太阿的身体。

    “终于出来了。”

    陈太阿心头一动。

    这一丝与众不同的力量,便是他选择在此时试刀的原因,为此他不惜消耗自己气血,以及冒上被北玄王斩杀的风险。

    随着这一丝荒古妖力涌~入他的体内,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受损或者疲劳的肌肉骨骼,甚至五脏六腑,都在飞速地被修复,一股带着原始野性的骇人的力量涌~入他的双臂。

    他不由自主地咆哮怒吼了一声,随后手臂肌肉坟起,根根青筋暴突,被北玄王玄铁巨剑压下的妖刀刀势再次暴涨,随着一阵与玄铁巨剑的剑锋的摩擦声,魑魅妖刀一刀震开那玄铁巨剑。

    而这一刀的骇人力量随之彻底扩散出来,刀气撕裂空气的爆裂声响彻鹿台,引得金顶之上一道道护山结界齐齐显现,漫天符文犹如烟花般绽放,好不壮观。

    “你……你居然催动了魑魅妖刀中的荒古妖力?!”

    浑身被怨力之气包裹着北玄王,一脸愕然地看向陈太阿。

    “您怎么知道我用的是荒古妖力呢,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呢?”

    陈太阿掂了掂手中的妖刀,面带微笑地反问道。

    荒古妖力,对于修者来说并不是一个生僻的字眼,但一眼便判断出对方身上存在荒古妖力,这十州至少在此刻之前,没人能做到。

    因为荒古妖力,只存在于太古时期一些实力强大妖兽身上。

    那个时代的修者,为了使用这荒古妖力,会将这些妖兽的尸骨制作成各种法器、灵宝。那一丝荒古妖力便被封印在了那法器之中。在当时这些蕴藏着荒古妖力的法器,无不拥有着惊天动地只能。这个时代的修者,将这批法器跟灵宝,称之为:太古灵器。而最后一批太古灵器,曾经就被镇压在秋水群峦之下。

    但时隔数万年,先不说这批灵宝数量稀少,其中荒古妖力更是消散殆尽,若按照正常方法,催动法器中封印凶兽的力量不难,想要找到并且催动其中的荒古妖力,难于登天,纵观太古之后几万年,真正能让荒古妖力为自己所用的少之又少。

    所以北玄王能一眼就认出荒古妖力,在陈太阿看来十分奇怪。

    当然这也是北玄王为何在看到陈太阿刀中的荒古妖力后,惊讶得忘记掩饰的原因。

    “你!……”

    北玄王果然被问得一阵语塞,额头忽然冒出一阵细密的冷汗,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对面这个青年,很有可能从他身上知道了些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

    “你是青丘九尾一族?不对,你就是觉醒了妖皇血脉的那个小妖!”

    他忽然惊醒。

    太古之后,催动太古灵宝中的荒古妖力,方法只有一种,便是消耗庞大的气血跟灵力喂养这些法器,相传千余年前有一妖道,曾经就以阵法灭了俗世一国来祭炼太古法器,但很显然此刻的陈太阿没有这个条件。可若陈太阿觉醒的妖皇血脉那就不一样,妖族的历任妖皇,几乎都能控制太古灵宝,并且控制其中的荒古妖力,以妖皇的血气喂养太古灵宝,跟普通修者的气血全然不一样。

    “那您呢。”

    陈太阿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而是嘴角勾起,目光直视着北玄王反问道:

    “您身上那荒古妖力是从何而来的?”

    此言一出,北玄王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因为这一下,他终于可以确定了,对方的的确确发现了自己身上的秘密。

    当然,此刻他也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眼前这看起来有些憨厚的青年,就是那名觉醒了妖皇血脉的小妖。

    其实陈太阿,能发现北玄王这个秘密,还多亏了他的直觉。

    从与仙盟的白~虎侯交手起,他就隐约感觉到仙盟在暗中隐藏了某一股奇怪的力量,在跟北玄王交手之后,更加证实了他心中的这种猜想。

    这种能够让自己妖皇血脉都感受到威胁的力量,其实不多。

    因为这手中这魑魅妖刀的缘故,再联系到仙盟曾经取走了秋水地底那批太古灵器的事情,他最终猜测其可能就是荒古妖力。

    尽管荒古妖力,一直存在于妖族典籍之中,但除了以前的历任妖皇,即便是现在觉醒了妖皇血脉的陈太阿,也不曾亲自体会过这股妖力。

    这也是他族内许多与仙盟的三王四侯交过手的大妖,没能认出他们身上的荒古妖力的原因。

    所以他这才决定铤而走险,在这比试中,以自己的妖血,催动妖刀魑魅中可能隐藏着的荒古妖力。于是直到刚刚妖刀魑魅的一道荒古妖力了他的体内,刺激了他的妖皇血脉,让他血脉中关于荒古妖力的记忆苏醒的同时,他才敢断定,北玄王身上的气息,就是荒古妖力。

    这个举动说是铤而走险,一点也没有夸张。因为就算是太古灵器,历经数万年其中还残存着荒古妖力的几率少之又少,更何况他手中的妖刀还是一柄地阶灵宝。

    “既然是未来的妖皇,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北玄王同样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只看向陈太阿的眼神之中,杀意愈发浓厚。

    虽然知道对方觉醒了妖皇血脉,但却并没有让他感到一丝畏惧,因为他体内这股荒古妖力主人的血脉,并不比现在的妖皇血脉要差。

    而且仙盟能够控制荒古妖力这件事,关乎他们的生死,以及整个仙盟未来的存续,所以无论对方是谁他都必须将其留下。不过是陈太阿,就连在场的这些修者,他一个都不能留。

    这北玄王话音方落,他那对原本已经好似两柄弯刀一般的牛角,开始继续生长起来。

    而他的身体的皮肤,也一点点地变做粗糙的青灰色,根根~毛发从中生长出来。

    那一股股自他周身散发出的威压,开始如同实质一般拍打在众人的身上,而这股威压之中,还蕴藏着十分原始的野蛮残暴的气息,人类本能之中对于上古凶兽的畏惧,开始扩散开来,许多围观的修者,双脚都禁不住地开始颤抖。

    “仙,仙盟不是人类修者所建吗,这,这北玄王,不是妖吗?”

    “可,可他也不像妖。”

    “非人非妖非神非魔,仙,仙盟这是弄出了什么怪物!”

    有些修者颤声道。

    而更多的修者则噤若寒蝉,他们开始后悔上为什么不早点下山。

    而陈太阿则没再有理会北玄王,而是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开始催问起了手中的妖刀魑魅来:

    “最后一刀了啊,你到底行不行啊。”

    妖刀魑魅似是听懂了他的话一般,再次发出一阵“痛苦”的呜咽声。

    “你现在也看到了,这一刀你如果没办法吞了我全部血气,你别说杀了他,我们自身都难保咯。”

    他像是在威胁小孩一般,笑呵呵地拍了拍那妖刀魑魅的刀背。

    吞食了妖皇这么多气血,这妖刀魑魅的灵识明显增加了不少。

    在听了陈太阿这句威胁之后,又是发出一阵嗡嗡的刀鸣,像是在犹豫在斟酌。

    虽说它货真价实是以梼杌牙齿铸炼而成的,但因为铸炼问题,加上年岁久远,法器品阶实在是不高。这种等级的法器强行吞食过多的妖皇血气,很有可能因为法器承受不了这么庞大的力量,直接爆裂。

    这么一来,它这道不过刚刚觉醒的灵识,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

    但随着北玄王身上的妖力扩散过来,那股可在梼杌骨子里的顽固好斗之气瞬间涌了上来。

    随即就见这妖刀魑魅,刀身一颤,发出一声轻鸣。

    原本只是覆盖在刀背上那片皮肉,开始疯狂生长,最后一直延伸到刀柄,将陈太阿的手连同手臂一起包裹了起来。

    放在以往,陈太阿肯定不会允许它这么做的,但此刻为了催动完成的荒古妖力,他愿意冒这个风险。

    随着妖刀上的血肉一点点将陈太阿半边身子覆盖,他身上的气血也开始飞速流入妖刀之中。

    吞入了这股庞大血气的妖刀魑魅,清亮的刀身开始变成赤红色,刀背那层皮肉好似活过来了一般开始有了光泽,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它正在有节奏地“呼吸”着。

    一道完全不输北玄王的妖力,自妖刀之上散发出来。

    “你妖族,果然还在用这种愚蠢的方法催动荒古妖力。”

    北玄王那侧很显然也看到了陈太阿这边的变化。

    “这种方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血气耗尽,你拿什么跟我斗。”

    他满脸讥讽地冷哼了一声。

    而就在这说话间,他只一步踏出,伴随着一道破空声,整个人便如黑云压城般出现在了陈太阿的头顶。

    随后就见他那玄黑细长如针的手指,朝着地上的陈太阿轻轻一点。

    一颗由纯粹的厚土元力凝聚而成的圆球,自他指尖射~出,小球脱力指尖之后飞速变大,在距离陈太阿不足一丈的距离,已然大到足以覆盖这片广场。

    而就在这颗小球从那北玄王指尖飞出的瞬间,一股无形重力便将这本已经塌陷了不少的广场,再次重重地往下“按”了四五尺,平地被碎,碎石则直接被压成粉末。

    如果不是有结界阵法护持,只怕这片广场,已然湮灭。

    不过陈太阿依旧纹丝不动地站立在原地,脚下的地面,也在他的护持之下,完好无损。

    他目光没有任何动摇,静静地看着那土黄色的半透明元气,一点一点地落下,手中妖刀的“呼吸”则变得越来越急促,一道道妖力,随着这一呼一吸,从那一根根~毛孔中扩散开来。

    “九成,很好。”

    终于妖刀魑魅近乎吞下了陈太阿差不多九成气血。

    与此同时,一道传承完整的荒古妖力陈太阿的体内,而这正是他陈太阿想要的。

    随即,就见他毫不犹豫地提起手中的妖刀,重心猛地下沉,身子微微后仰,双手一起握住长长的刀柄高高举起,随后迎着那土黄色的圆球,一刀挥出。

    他不会刀法,所以这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刀。

    但他体内那股疯狂涌~向四肢百骸的荒古妖力,却又让这一刀注定不会普通。

    随着陈太阿这一刀挥出,人们仿佛看见一道巨大的凶兽身影将陈太阿笼罩,这头凶兽随着他手中的刀影咆哮着冲向那土黄色的圆球。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后,土黄色圆球破裂,精纯的土元之力如同水滴般迸射开来,被这土元之力溅射~到的地方随之湮灭,一些比较倒霉的修者更是直接身陨当场,连尸首都没剩下。

    一时间鹿台四周一片混乱。

    不过就在这一片混乱之中,陈太阿一刀破开那圆球之后,借着那漫天尘埃的掩护,直接穿破尘埃出现在了北玄王的跟前,跟他一起出现的,还有妖刀魑魅锋利的刀锋。

    而北玄王似是早有准备,周身一阵土黄色光晕闪烁,双手猛地一合,那力道就像是两座大山碰撞在一起那般,直接将那妖刀死死地夹住。

    尽管魑魅刀身妖力翻滚,压得北玄王四周的地面坍塌,但最终还是没能破开北玄王的双掌。

    虽然觉醒荒古妖力,但这妖刀魑魅,终究也不过是一件低阶灵宝,能够发挥的实力实在是有限。

    只见北玄王双掌猛地一甩,陈太阿连同妖刀魑魅一起,被他猛地甩开,最后重重砸在了他身前的地面。

    一口气消耗掉了近乎全部血气的陈太阿,此时看起来十分疲惫,就连从地上爬起来都显得有些费力。

    而因为没能一刀斩杀北玄王,他手中的魑魅妖刀有些不甘地颤抖了起来,发出一声声凄切的悲鸣。梼杌生性固执,最是不愿认输,哪怕碰到再强的对手,也会选择死斗到底。

    “你做的不错,放心吧,就算杀不了他,我也不会将你封印起来的。”

    陈太阿脸色依旧轻松,他笑着拍了拍魑魅的刀身笑着道:

    “以后你就跟鸦九一样,是我的伙伴啦。”

    “以后?你觉得你今天还能活着走出这鹿台吗?”

    北玄王那巨大身躯,冷冷地俯瞰着地上的陈太阿,就好似山海殿内那一尊尊高高耸立的神像一般。

    “消耗掉了这么多血气,你拿什么跟我斗!”

    他一脸讥讽道,说话时道道妖力催生而成的灰色雾气从他嘴中吐出,无论是神态还是模样,已经完全不似人类了。

    而他话才一说完,脚下一便猛地一抬,一圈土元力独有的光晕闪过,巨大脚掌直接直接踩向陈太阿。

    “砰!”

    就在陈太阿即将被北玄王一脚踩成肉泥时,他手中的妖刀魑魅忽然刀身暴长,生生地将北玄王的脚掌撑起。

    只是在北玄王这有着土元力加持的重要之下,妖刀魑魅的刀身渐渐开始被压得弯曲下来,可以想象,在这么撑下去,就算是地阶灵宝,刀身也必然断裂。

    “你这畜生也想挡住我?也好,给你主人一起消失吧。”

    北玄王冷笑,随即加大力道。

    眼见着妖刀魑魅就要断裂开来,陈太阿忽然使出最后一丝力道在那魑魅刀身一拍,将它从北玄王脚底拍飞。

    “你做的很好了,接下来交给我。”

    陈太阿惨白的脸色上,露出跟平时一样的爽朗笑容。

    随即,只怕“砰”的一声,他整个身体被北玄王踩在脚下,化作一滩血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