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武侠仙侠>剑叩天门> 第777章 萤火

第777章 萤火

    对于李云生此时的变化,秦柯等几名鬼王,自然无法察觉。

    而且两方僵持的时间并没有多久。

    很快,四名鬼王口中的梵音真言声音越来越急促,脑后一圈圈光环也从最开始的青灰色变成了深黑色,数量也从两三圈增加到了六圈。

    这一变化,也让几名鬼王彻底的松了口气,因为六道鬼力之环,是施展归墟之法的最低要求,满足了这一要求,就不需要继续损耗神魂,维持这法相了,这也就表示,他们不用拼上自己的性命了。

    随着这六道鬼环的出现,那颗巨大的圆球,也从透明的深灰色,变作了半透明的深黑色。

    不过就在这时候,几名鬼王发现一直“束手无策”地站在圆球中央的李云生,忽然有了动作。

    只见他的目光从刚刚的疑惑变作了坚定,而握剑的右手,也已经搭在了腰间琥珀的剑柄上。

    虽然几人坚信,阎狱的归墟之法,是无法破解的。

    但因为此刻他们面对的是李云生,所以谁都不敢掉以轻心,几人口诵真言的声音变得更加急促,用来维持真身法相的鬼力更是不敢缩减分毫。

    可相比其他三名鬼王,秦柯此时心中的不安更强烈。

    不知道是因为危险来临前的直觉,还是因为此刻鬼力全力释放之下的状态,令他鬼王之躯觉醒了某种能力。

    总之,他在看到李云生将手放在剑柄上的时候,一段再他脑海中被封印的记忆浮现了出来。

    这记忆发生的地点在秋水,时间正是围剿秋水的那一天。

    那一天他将李云生逼入的死地,然后斩碎了李云生的青鱼,然后一刀捅穿了他的身体。

    一直以来,秦柯对于那天的记忆,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后来的事情,都是阎君跟其他鬼王告诉他的,只说是杨万里救下了李云生,然后又将他打成了濒死状态。

    但今天,此时此刻,他脑海中所看到的一切,跟这些人的描述完全不一样。

    他看到李云生在被自己杀死之火,突然以一种非常奇异的状态苏醒了过来,完全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而这个人的力量强大到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而更加可怕的是,自己神魂之中的这段记忆的封印,就连强大如阎君般的存在,都没有发现。

    “这个人,比我所有人想象中都要危险。”

    一年至此,他再也无法沉默下去,只听他带着几分歇斯底里地发出一声大吼道:

    “这个人远比我们想象中要危险,不要再抱着侥幸之心了,我们只有一次机会,这一击必须倾尽所有,不要给他拔剑的机会!今天杀不了他,我们都得死,阎狱之中谁也活不下来!”

    说完根本不顾自己的神魂能否承受,毫无保留地将所有神魂之力转化做鬼力送入鬼王之躯中。

    北狱鬼王三人先是一愣,满心的疑惑,不明白秦柯为何会突然变得这般急切,因为明明继续这般维持下去,只需片刻就能将李云生湮灭为虚无。

    但三人也非常人,秦柯的决绝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李云生很强他们已经感受到了,他们也为此做出了周全而谨慎的应对,而且这应对已经见效了。

    可为什么秦柯还要选择殊死一搏?

    难道是秦柯出现了错觉?

    几人心头立刻否定,到了秦柯这种级别的修者,是很少会出现错觉的。

    所以现在,能让秦柯选择拼死一搏的原因只有一种,就是他在李云生身上,看到了一些自己没有看到的东西,而这东西很可能会将他们甚至整个阎狱埋葬。

    几乎是在一瞬间,北狱鬼王跟西狱鬼王还有南狱鬼王,便在心底有了定夺他们选择相信秦柯。

    不得不说,只凭这份决断力,阎狱鬼王就要被仙盟的三王要强许多。

    而他们对于阎君的忠诚,也不是仙盟的三王能够相提并论的。

    对于能够威胁到阎君跟阎狱的存在,哪怕只有一丝可能性,他们也会不惜性命地将其抹去。

    而在下定了决心殊死一搏之后,三人跟秦柯一样再无保留,齐齐仍受着神魂撕裂的痛处,顷尽所有神魂跟真元,转化做鬼力送入鬼王之躯中。

    霎时间,四具鬼王躯脑后的鬼环骤然放大,由六道鬼环增加到了七道。

    同时凝聚七道鬼环,这是北狱鬼王跟秦柯他们,从未想过的。

    四人中间那归墟之法所幻化的黑球,几乎是在同一瞬,直接由半透明变作了不透光的深黑色。

    由上至下,就像是两扇黑门突然闭合上了一般。

    “完成了。”

    四名鬼王皆是一脸劫后余生的欣喜。

    归墟之球一旦合上,里面的一切事物都将被其湮灭化为虚无,这是毋庸置疑的一件事。

    更何况这一颗归墟之力所化的黑球,还是他们四人结出七道鬼环的情况下炼制出来的,威力更胜。

    能够顺利铲除李云生自然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但更值得他们开心的是他们还活着,虽然此刻还在承受着神魂之力撕裂的痛苦,但终究还是活了下来。

    对于他们来说,活着的好处除了活着本身,还有那归墟之力从李云生身上吞噬来的力量。

    没有什么能让一件事物完全消失,归墟之力也一样。

    它所碰触到的事物看起来是湮灭作了虚无,但其真实情况是将其转化做了纯粹的力量,到了施展归墟之法的修者体内。

    这四具鬼王之躯,其实就是归墟之力所吞噬事物转化的力量结晶。

    寻常事物所转化的力量,几名鬼王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但见识过了李云生的力量之后,四人对即将要自己体内的力量,变得无比期待。

    可还没等几人等来那股力量,他们面前那巨大的黑球上,忽然亮起了点点萤火。

    这萤火只有拇指那么大一点,但因为这归墟之力所化的巨球,通体黑得没有一点杂色,因而尽管只有几个小点,但却依旧非常显眼。

    虽然四人都不知道这萤火般的光点到底是什么,但在看到它的一瞬,几人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本能地就要驱使着鬼王之躯四散逃开。

    可已经晚了。

    只刹那间,那归墟之力所化的巨大黑球,便已经被那点点萤火完全覆盖。

    下一刻,一声剑吟冲霄而起,点点萤火骤然炸开,瞬间布满了这整片区域。

    漫天萤火,在空中闪烁飘舞着,像极了夏日山林间萤火虫飞舞的夜晚。

    北狱王几人,一动不动地立在当场。

    他们自然不是在欣赏眼前的“美景”,而是完全被这小小萤火之上,所释放出的剑意跟威压震慑住了。

    他们不敢动。

    眼前这一剑,已经完全超出了四人的认知,他们从未想过,有人能够将自己的剑意、剑势与剑气完全融入在一颗小小的萤火之中。

    可就算他们不动,这些飞舞的萤火,还是一颗、一颗地慢慢落在了他们身上。

    这看似轻飘飘的萤火,落在北狱鬼王的肩头时,毫不费力地切下了他鬼王之躯上的一条胳膊,任由他周身鬼力如何抵抗,都是徒劳。

    其余几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颗萤火落到了南狱鬼王的头顶,直接将他那巨大的鬼王之躯,从头到胯一分为二。

    西狱鬼王青蛾直接祭出自己的八具百炼尸神傀挡在身前,可是依旧没用,那一颗颗萤火没有任何阻碍地切碎了八具百炼尸神傀的身体,然后在西狱鬼王惊恐的叫喊声中切碎了她的身体。

    秦柯的反应最快,那点点萤火从黑球之中飞出时,他的脚已经从原地退开。

    可就在他快要那棵菩提树所覆盖的区域时,还是被飞射而来的点点萤火砰到了。

    半具鬼王之躯,齐腰斩断,随后被切碎,而身子则滚落到了菩提树下。

    在几乎毁掉四名鬼王的四具鬼王之躯过后,剩余的一颗颗萤火,全部飘向了那棵菩提树。

    不过没等它们靠近,那菩提树四周便亮起一层层金色光晕。

    剑意所化的萤火光点击打在那金色光晕之上,发出一阵阵“当当当”的撞击声,道道金色的涟漪不停地在撞击的位置荡漾开来。巨大的菩提树,枝叶开始晃动摇曳,树枝上那一颗颗金色的舍利果摇晃得更加剧烈,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一般。舍利果内散发出的金色光晕,也开始变得忽明忽暗,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熄灭一般。

    一直背对着李云生的张天择,这时终于转过头来。

    他抬起那枯瘦的跟树枝一样的手臂,迎着那正不停朝菩提树撞击而来的萤火就是一抓,面前这无形的空气,好似被他抓出了一道褶皱一般扭曲了起来,那一颗颗剑意所化的萤火则被抓得动弹不得。

    在一阵距离的灵力波动之后,这一颗颗萤火,开始如同一颗颗爆竹般,噼里啪啦地在原地爆裂开来,没一声爆裂都会让整个金顶为之一颤。

    终于爆裂声停歇,萤火尽数熄灭。

    张天择收回他那枯瘦的双手,他翻转过来看了一眼,发现整个掌心已经血肉模糊一片,就连手臂上都布满了剑痕。

    “我很后悔,当年没倾尽全力将你击杀。”

    他抬头看了立在水面的李云生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