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柜>书库>武侠仙侠>剑叩天门> 第807章 惊仙

第807章 惊仙

    那颗被一道道金色光晕包裹着的莲子,从地面上遥遥望去,如同被风吹起又缓缓飘落的蒲公英种子一般。

    不过它下落时虽然看起来轻飘飘的,但每往下落一寸,便会有一股热浪向下侵袭而来,越往下这股热浪便越强。

    现在地面上的修者们,等于同时在承受两份煎熬。

    当然对于这热浪,这些修者运气真元各展神通,勉力之下还是能够承受的,

    比起自己,他们现在更担心的还是头顶的结界,因为每每随着那颗莲子的下落,那结界的云海就要被蒸干一层。照这个趋势下去,不用等那莲子完全落下,昆仑城上空这云海结界就要完全消散了;这结界一散,后果众人都能够想到。

    可就算知道这一点,南宫烈他们也束手无策,昆仑城上空这道结界,已经是他们最强的防御手段,现在只能不停地向结界注入真元,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而这颗飘落的莲子,很快便触碰到了李云生剑域的区域。

    在落入剑域的一瞬,这颗金色的莲子立时火花四溅,像被无数道剑刃劈砍一般;但无论这同时北多少道剑气劈砍着,这颗莲子连晃都不晃动一下,依旧按照原本的速度缓缓朝李云生落下。

    一时间,原本寄希望于李云生身上的那些人,此刻也纷纷变得面如死灰;那莲子距离李云生不过一二十丈的距离,在他们看来就算李云生想做些什么也晚了。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李云生从那轻飘恍惚的状态中苏醒了过来,他仰着头迎着风神情淡漠地注视着那颗莲子,而那颗莲子也像是一只眼睛般注视着李云生。

    这诡异的对视在持续了几息的功夫后,便被那莲子打破。

    只见那颗金色的莲子骤然裂开,一股热浪如烈焰般随之拍下,只如此一击,那昆仑城上空的结界立时消损小半,昆仑城的地面也在这股热浪的灼烧之下,片片龟裂,很多修者已经快支撑不住了。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随着那金色莲子的表皮片片剥落,这一股股如同实质般的热浪变得越来越强劲。

    就在所有人人都快支撑不住时,一道剑鸣声犹如一股清泉浇注在所有人的头顶,一众修者如蒙大赦,好似从鬼门关前走过一遭般。

    再看那天穹之上,原本伫立原地一动不动的李云生,已然拔剑。

    剑身澄澈如秋水的般的青龙,剑尖直指那不停向外扩散着金色热浪的莲子。

    以那青龙剑尖为界,天空中好似出现了一道无形屏障,那不停翻滚着金色热浪始终无法逾越这无形屏障一步,哪怕整片天空都被这金色热浪所覆盖,也没有一丝热浪向下溢出。

    从地面上看去,李云生的手中的青龙,就仿佛顶起整片天空一般。

    不过随着一阵梵音响起,那金色莲子在脱落完表皮之后,那莲肉也开始块块剥落,这一下那原本的金色热浪开始直接变成了金色的火舌,它们如同浑身浴火的恶魔一般疯狂冲击着李云生剑尖的无形屏障。

    道道震颤之声在天穹之上炸响,听在众修者耳中就像是天崩地裂一般。

    他们无法想象李云生正承受着何等恐怖的力量,只在心里祈祷着这一切快些结束。

    而就在他们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不停地在李云生剑尖无形屏障之后咆哮的金色火舌忽然猛地收缩,最后只剩下一团烛火般的大小凝聚在那金莲莲心的四周,而那莲子的莲心俨然已成为那团火苗的灯芯。

    也就在这团以金莲莲心为灯芯的火焰落与青龙剑尖相撞的一刹,青龙忽然发出一阵凄切的嗡鸣,显是受到了重创,李云生整个人被压得连连下坠。

    而那下方的昆仑城,更是为之一颤,无数房屋似土崩瓦解般倒塌,那云海结界尽数消散,一众守着结界的修者们齐齐遭受重创。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伴随着剑吟之声的低沉声音响起:

    “惊仙。”

    话音路下之时,一众修者忽然惊愕发现,自己周遭光线消失了;声音消失了;气味消失了;温度消失了;就连他们自身的重量也消失了,整个身体漂浮在了起来。

    这诡异的景象持续了一刹之后,身形还漂浮着的他们只看到,在那天穹上,一道剑光自李云生手中的青龙之中斩出,任由那蕴藏在莲心金色火焰如何咆哮反扑;如何轰击的天地巨颤,依旧被这一剑斩碎。

    而在斩碎那棵莲心之后,这道散发璀璨光芒的剑光依旧扶摇直上,斩破九霄、贯通天地,就像一根长度不知几何的光柱,刺入那苍茫星河之中。

    一众修者望着这直刺星河的一剑,久久不语。

    原本在他们看来,刚刚那颗金色莲子就已经是不可战胜之物了,但在李云生用这一剑将其斩灭之后,又觉得李云生用这一剑有些大材小用了。

    李云生的确有些高看了这天外异客留下的舍利子,所以才会一口气耗尽了近乎大半的真元与神魂用出了这一剑,才让这一剑看起来有些大材小用。

    现在看来,秋水剑诀中的这一式,似乎并不是用来对付普通修者的。

    而随着这颗金色莲子被毁去,那颗已经失去光泽的舍利子从那佛像的额头掉落,被李云生抬手接着。

    随后,菩提树所化的那尊佛像开始剥落消散,已经形容枯槁的张天择也从那佛像之中掉落,落到了已经那光秃秃的第六层金顶上。

    虽然这阵眼已破,但李云生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问那张天择,便纵身朝那金顶跃去。

    可他刚落到金顶上,就见那金顶上空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空洞。

    天诛阵中那熟悉的味道,自那空洞之中传了出来。

    “这个老疯子。”

    李云生朝头顶那天诛阵看了一眼,随即皱起了眉。

    虽然他真元消耗了许多,但逃肯定是没问题的,只是这昆仑城内这么多修者恐怕就要遭殃了。

    “铿儿,你真是我的好徒儿,让他们跟为师一起陪葬吧。”

    就在他思忖着如何让昆仑城内的修者多活些下来时,耳边忽然传来了那张天择近乎疯狂的大笑声。

    不过当李云生将目光看向他时,那张天择的笑容突然戛然而止,脸上满是见了鬼一般的表情。

    随即李云生便看到一个身形佝偻,走起路来会发出一声声“吱呀”声的老头,出现在了那张天择面前。

    “你也老大不小了,怎地还玩这些小孩子才玩的把戏。”

    那老头声音特别难听,沙哑得就像是用指甲刮蹭墙壁一般。

    而这老头说完这句话,便仰头看向那天诛阵,然后一扬手,几道符随风飞起出现在那天诛阵下方。

    “一道生灭符,焚尽万般法……灭。”

    他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满是褶子的脸色露出一抹笑容,枯瘦的手随即轻轻一握。

    只听“咔嚓”一声,那正释放着恐怖气息的空洞生生地被合上了。

    天穹之上,再一次恢复晴朗,就好似刚刚什么都没出现一样。

    而做完这一切之后,老头转头用他那浑浊的眸子看向李云生,满是褶子的脸色再此咧嘴一笑道:

    “云生小友,我们终于见面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